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三视野

南来北往的百科全书

 
 
 

日志

 
 

想家,念家,难回家  

2009-08-13 14:33:24|  分类: 博主心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山临沂水 

 

回家看看父母,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件非常稀松平常的事,他们不需要花多少时间和精力,就可以体会到父母的慈爱、家庭的温融,除了像我一样定居他乡的游子。到山东工作后,经常有周围的朋友问,你一年回几次家呀,我无奈地说,不是一年几次的问题,是几年一次的问题。朋友们都有些愕然,但确实如此,自2004年樱花烂漫的季节来到临沂后,就回去过一次。

我曾无数次在地图上审视临沂到我们那个位于重庆东部瞿塘峡上游不知名的小县城的距离,如果在两点之间划一直线的话,这条直线并不长,甚至比想象的从西南到山东半岛的距离要短得多,在大巴山和黄海中间仅隔鄂豫二省。但旅途不可能是一条简单的直线,而是无数的迂回曲折,就连坐飞机也得有中转站。于是乎,我回家的过程,也就是在鄂豫两省辗转前行的过程。

五年时间内,唯一的一次回老家是2006年春节,那时学校还没完全放假(学校特色,老师比学生晚放假一周),在仁慈的领导特批下请假,和对象1月17日晚,收拾好行囊,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返乡的路。首站我们当然得光临临沂火车站,从这里乘车去郑州,到临沂火车站时,当天的车票已经买光了,但我们必须得走,因为郑州那边的票订好了,后来找到对象的同学的在机务段上班的老公,还是内部人士熟悉地形,他带领我们在夜色中,深一脚浅一脚地从月台旁边绕进了站台,我们进去的时候站台上已经一排一排地站了不少人,大家都大包小包的,焦急地往火车过来的方向张望。等了一小会,伴随着震耳的汽笛声,大火车哐啷哐啷地驶来了,进站台后,慢慢减速,人群也开始晃动,等到大火车最终停下来时,原来井然有序的人群已经乱成一团,任凭车站工作人员怎么大声招呼也不济于是,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往前车门处挤,无论是穿皮鞋穿草鞋的,打领带露膀子的,渗香汗流臭汗的,大家没有了平时的风度和矜持,我们当然也不例外,我使劲拽着对象的手,一块被身后的肉浪排进了车门,进车仓后惊喜地发现自己还是比较快的,里面才三三两两地进来几个人,我们赶紧找了个靠窗的座位,把行李放架上后,坐了下来,经过一夜的颠簸后,次日18凌晨六时左右到了郑州。到郑州后先给一个家在郑州的学生打了个电话,托他爸给买的票,打了不到2分钟吧,那老板说要两块钱,我说是市话也,他说市话也八毛,无语,人在外多有不便,这点小事也就不值得和他计较了,扔他三块钱后,按学生说的地址,打的到他们家楼下,他们下楼来把我们接进了家,然后我学生上附近买了点早点吃了吃,上午睡了会,中午吃饭时,学生他爸悄悄地问:“毛老师,你是两人,怎么就让我订了一张票呢?”当时,我吃饭张开的嘴就差点没合拢了,一下就懵了,我明明记得告诉他了,买两张呀。可不能责怪他呀,这张票还是他托了好几层关系才预留下来的卧铺票,能搞到已经很不容易了,我只能安慰说,呵呵,没关系,可能我没说清楚,到车站后再想办法吧。下午学生带我们到他家附近的地方转了转,晚上上一家有名的烩面馆尝了尝河南很有特色的烩面,面做的确实比较有特色,但那时的我已经没有了品味佳肴的兴趣,还差张票也,今天晚上就得走,表面看来还算沉静的整个下午就忐忑不安的,不管怎么样,我们两人都得走吧,没有留一个在郑州的道理。郑州到宜昌的火车是晚上12点左右的,好不容易熬到从他家离开的时候,我学生和我们一块,赶往火车站,到站后,学生首先想去买站台票,被告知春运期间不卖了,那怎么办,连站台都进不了了,学生也很替我们着急,大家一时也都束手无策,后来我让学生先回家了,一方面是时间已经比较晚了,另一方面他在这确实也帮不了什么忙,我告诉他如果万一今晚走不了,我再和他联系。学生离开后,我和对象的脑袋开始以每秒180转的速度转起来,我们的处境是:离列车出发只剩一个小时左右时间了,我们两个人,一张票,而且买不到站台票。我们从小学数理化,虽然理科成绩很一般,但也解决了不少难题,这次出现的难题,在书本上却找不到答案,我们无法像开心辞典那样有问题打电话求助,也无法征求观众们的意见,黑压压一片旅客,我们一个都不认识。没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吧,我们先到二楼候车时把行李放好,让对象看着,我想下一楼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二楼到一楼是一部直上直下的电梯,我进去后,里面有一位大妈,穿一件黄色的马甲,看样子是打扫卫生的,面色看起来还比较慈祥,于是,我靠她稍近点后,拼命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说,“大娘,你看能帮个忙吧?”我说了一半,看大娘的表情,没像逃避瘟疫似地,于是我稍微提高了点音贝,告诉她情况,说自己想让她帮忙的进站台,同时掏出20元钱准备给她,意思是作为回报,她没等我说完,慌乱的摆着手,几乎是逃出了电梯,说,你找别人吧。碰壁后,我感觉鼻子上灰还不是很多,于是,用手抹了抹脸后,继续振作精神寻找机会,这时我已经到了一楼大厅,我又看到旁边一个穿制服的男保安,年龄在50岁左右,心想女的不行再试试男的吧,走过去如法炮制了一番,还是不奏效,我心里嘀咕道,靠,难道我就这么长得不像好人吗?算了,我上售票厅去碰碰运气。等我到售票大厅的时候,买票的人不是很多了,但每个窗口面前仍有十来个人排着队,我一琢磨这样排队等着不是办法哦,还没轮到我说不定时间就到了,于是我又折回到车站广场上,车站楼上有一大屏幕,黑底红字,滚动提示着即将经过郑州的车次及时间,我打算看看在相近的时间里有没有其他列车停靠郑州,并且和我要乘坐的车次在同一站台进客,这样我可以买这个车次的票进站台,然后乘坐应该坐的那一趟列车。让我失望的是,我没发现发车时间临近的其他车次,这时,广场的天空已经开始下雪了,飘零的雪花落到我眼镜的镜片上,化作水,眼镜变得模糊起来,我甚至看不清楚了大屏幕上那些鲜红的字。这时的我,孤身一人,身处他乡,天寒地冻,无援无助,看着越来越大片的雪花从黑色夹杂暗红灯光的夜空坠落,想到自己的处境,我仿佛跌进了一个无底深渊,我绝望了。。。。。。没办法,还得先回去见对象,从出来到现在快半个小时了,再不回去,她会担心的。上楼梯的时候,我看见前面有两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搀扶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看样子是父子俩,这男的手里捏着一张小纸条,对他爸说,这样行了,可以进站台了。像在无边海洋中漂流的人突然发现一片绿的,我决定也去试试,于是到服务台说,女朋友要回家,我送她,想开张能进站台的证明。那人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你不行,送老人和小孩的才给开。我赶紧回到对象候车的地方,给她说起这事,我对象周围的人好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其中有两个打工模样的夫妇,山东人,怀里还抱着一小孩,听说后,说,我抱着小孩去开开证明,看行不。在我的万分感激之下,他很轻松得从一楼服务台开出了证明。大致内容是,兹有ⅹⅹ次列车旅客需人送站,请放行。拿到证明后,我买了两包烟,费了好半天劲才塞到人家手里,人家农民兄弟就是朴实呀。拿到手后,又发现问题了,该ⅹⅹ次不是我们要乘坐的车次呀,于是到洗手间,往纸条上滴了几滴水,显示车次的地方有些模糊了,等稍干些后,又找同颜色的笔改了改。到这时,我们还是不太放心,于是,我对象进了一趟洗手间,出来时,我发现她穿的红色外套不见了,身材也臃肿了不少,我一下明白怎么回事了,等她出来的时候,前面的旅客已经进去了,于是我们赶紧拽起行李,我对象在前面,左手扶着腰,右手提着一小袋,步履蹒跚状,我在后面,抗着一旅行箱,手里捏着千辛万苦得到的纸条,到检票口时,那男的见我对象这样,把我手里的证明拿过去,也不仔细看,说,快走快走,到时间了,于是,我们安全进站。

只要进站了,就一切很简单了,上车时,我说,送送她,马上下来,上车后,我们径直往卧铺箱深处走,放下行李,缩在角落里,大气不敢出,快开车前,那检票的女的还在门口喊,还有谁送人的没下车的,喊了一会,看没人吱声,就自己走了,越过了几分钟,透过玻璃,感觉窗外建筑物在移动,车走了!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了地。

19日中午,K49终于到达了终点站——湖北宜昌,在车上听广播说,河南从19日凌晨起开始普降暴雪,导致省内交通严重受阻,近6万人滞留火车站。听到这,不由得暗自庆幸,要昨晚走不了,估计得在河南过年了。湖北宜昌市是个美丽而繁荣的滨江城市,在儿时就听大人经常说起,在川东老百姓心里,它甚至比万州(原万县)和我们的联系更紧密,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宜昌对我们老家那一带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对外开放的窗口,那时我们管出门挣钱叫“搞副业”,现在叫打工,通过宜昌这个对外开放的窗口,我们很多人第一次走出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大山,南下广州淘金。到达宜昌时天空漂着细雨,空气异常清新和湿润,站台的土坎上夹竹桃花开得真旺,有粉红色,也有黄色和白色的,来不及仔细欣赏南国美景,我们又匆匆赶上了一辆中巴车,绕过弯弯曲曲的傍山公路,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码头,我们要从这里乘船往奉节县。我们坐的是一种叫快艇的船,外型上就像是一架平卧在水面的飞机,它容量比大客船小很多,速度却要快得多,当然价格也比大船高得多,快艇的舷也比较低,人坐在座位上,好像直接坐在水面上,打开窗户,江水几乎触手可及,这让我很没安全感,不只一次杞人忧天地想,这么小的船,这么低,翻了怎么办,我还不会戏水呢,我对象也不会。不过呢,人的位置低,长江江面也显得特别宽阔,烟波浩渺,两边的山也显得特别高大。宜昌到奉节这段水路我没走过,这段路上的景点很多,但没有人介绍,也没欣赏到什么,只是在路过神女峰时,听周围的人说起,出舱看了看,也没看出啥名堂来。还惦记着快到奉节县城时,一定得看看夔门和白帝城,说来惭愧,我身为奉节人,却连这连这两个地方都没看过,白帝城和夔门应该是奉节县的标志,外人可能不知道奉节,但不可能不知道白帝城,李白的一首《朝辞白帝彩云间》早已使这座古庙声名远扬,也不能不知道夔门,夔门天下雄,三峡之一的瞿塘峡之起始,就好像来临沂前以为沂字念“jin”,而《沂蒙上小调》早已朗朗上口一样。可我最终还是错过了这两个景点,这令我遗憾不已,从奉节开始往上到万州的水系,我走了整整10年,往下却一次没有,人家问起,就说白帝城很好玩吧,我装作不屑:“很一般的,一座古庙,几块碑文而已”。到奉节县城已是19日晚,当晚住在亲戚家,第二天早早地去汽车站买票,汽车又在崇山峻岭间突突地跑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我家所在的镇上,两个多小时还算快的呢,以前土路的时候至少得四个小时才能到。到镇上后,还的爬一段陡峭的山路,等到20日中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家了,真正意义上的到家,这一路虽有曲折,虽舟车劳顿,但总体还算顺利,距17日晚从临沂出发,整整马不停蹄60小时。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